《一触即发》----时代下交错的人生角色

2019-08-18 作者:影视影评   |   浏览(87)

    看完了《一触即发》,心里觉得堵得慌,感受很多,又无从说起。以前看完一部剧,总会对于剧中的人物有所比较,有所争议,谁更喜欢,谁更有魅力。但是这部剧,钟汉良一人分饰两角,演一对双胞胎兄弟杨慕初和杨慕次。虽说都是他,但在看剧的过程中,我还是纠结摇摆,一直习惯在看剧的过程里选择最为喜欢的一个剧中人,然后跟随他的故事去体会他的心情,把自己的心情也投放进去,这样的体验就像是体验另一种人生,过另一种在现实不可能过的生活,对我而言,这就是看剧的乐趣。这一次,因为都是钟汉良演的,剧中的男一男二都是他,还都是英雄式的人物,于是心情一路跟随二人起起伏伏,一会儿站在阿次角度觉得他太过悲壮,一会儿又觉得阿初才是更隐忍。整个看剧的过程,就是一个心情分裂的过程。
    阿初常常是在笑,带点儿玩世不恭的轻佻,在荣家,他又是卑微的,带着点刻意的低调。他在对待敌人的时候,通常是心狠手辣,毫不留情,这种决然的态度与他看起来温和的外表有一种反差错落的吸引力,而与女人的相处,暖暖的,如沐春风,也就难怪雅淑会从阿次的身边到他的怀里。阿次常常都是不笑的,有禁欲的气质,他在那个虚伪的家庭里一直都是不快乐的,外表冷漠孤傲的他,却是有一颗最为温柔的心,为谁都考虑,在不动声色里一路付出。他一生的明媚,大约也只有荣华,可是荣华,也牺牲了,还是在他的面前香消玉损。他太重情义,又将一切隐于内心,他最终成全了所有,唯有牺牲掉自己。
    初次之间的兄弟情更是一言难尽。仅仅是一夜的腥风血雨,便断送了一个本该温馨和睦的五口之家的美好未来,也彻底改变了两兄弟的命运。哥哥几经周折成了名义上的荣家小少爷,留学英国,潜心学术研究,以医学博士的身份衣锦还乡;而弟弟虽是虎口脱险,却未能远离阴谋的中心,与冰冷与危险为伍,在枪林弹雨中成长为一名潜伏于侦辑处的共产党员。两人本已渐行渐远的人生之路,终由于雷霆计划而重新产生了交集,这就是命运的安排。我想老天必也是知道他们对于完整家庭的期盼与渴望,才让他们能兜兜转转,重又回到了同一张餐桌上共进晚餐。
    由于两人截然不同的个性以及生世之谜,使得他们的相遇误解矛盾重重。两人的见面过程多不愉快,第一次是抓捕和审讯,第二次是劝诫与警告,第三次是争风和斗嘴……同时随着雷霆计划的升级,两兄弟的矛盾也逐渐深化。矛盾的中心就是阿初所坚持的:让真相水落石出,为含冤死去的父母胞姐报仇雪恨。在这一点上阿初的态度异常的决绝,不留丝毫余地。他不止一次的扬言誓取阿次养父母项上人头,这种做法看似过激,对阿次来说更是不可理喻,但却极好的震慑了敌人,离间了敌人的内部,也引发了阿初开始思考这种荒谬行径背后的症结所在,换言之,比起阿初被动地接受四太太隐藏多年的秘密,一夜间必须背负起这些深仇大恨,阿初给了阿次一个掌握探索真相主动权的机会,为其提供了尽可能多的心理准备时间。当然阿初也明白,自我探索远比灌输来得更刻骨铭心,只有在共同的伤痛面前,两人才能齐心协力,完成复仇大业。
    然而,阿初依然是疼惜弟弟的,无论多么热切的希望结束当年的罪恶,或是一次次被卷入国共两党间的纷争,他始终把阿次的安全放在第一位,无所谓被利用,无所谓身处险境,都竭尽全力去保护他的亲弟弟,正如四太太待他那样。可以这样说。初次的信任和默契是在每一次几近生离死别的险境中一砖一瓦地垒起来的。记不清阿初到底救了阿次多少回,也记不得阿次到底是哪一刻开始放下心中的芥蒂,愿意服软,甚至安心依靠。
    如果故事就停留在杀死徐玉真的一瞬间该是完美,可惜并非如此。看着阿次倒在血泊中,看着阿初手持遗言泣不成声,默默换上阿次的风衣,走上本不属于自己的人生旅途。谁能料到故事的结局竟是如此凄凉。这份来之不易的兄弟情,只能以一种令人唏嘘的方式谢幕。就这样阿次把生的希望留给了哥哥,把责任和义务也一并交给了哥哥,甚至把痛苦和自责统统留给了哥哥,他这般的任性妄为,可谁又能说这不是爱呢!
    故事结束时,杨慕次不在了,杨慕初代替杨慕次继续潜伏,世上也再没有杨慕初,从某个角度说,一切都毁灭了,那些美好的爱情,那些可爱生命,那些阿初和阿次个性里的独一无二,都毁灭了。留给生者的,是还很漫长的斗争。历史对我们而言,犹如一本读不完的书,薄薄的几张纸,只能记载有限的几个名字,而字字句句背后,都是我无法触摸到,却是真实存在过的印记。那个“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年代,十万写来,多么容易却多么沉痛。
    我向来是颜控,喜欢英俊美丽的面孔,喜欢帅气华丽的服饰,喜欢唯美好看的场景,这也是我看剧的基本要求。钟汉良在歌里唱男人都是视觉动物,女人都是听觉动物。在面对任何事任何人任何风景,我最初都是一地地道道的视觉动物,然后才转向听觉的感知。正在听的这首歌《有一天我们都会老》,把我的心境从电视剧中稍稍带离,看戏的都是傻子,投入看的人更傻了吧,而正如仓央嘉措说的“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件,不是闲事。” 所以,傻事闲事,还会感动,还懂得欣赏,都是种美好。有一天我们都会老,一生里不断累积又不断消磨的,也就是这些傻事闲事。

截止到周六花了不到5天的时间,把《一触即发》32集戏剧认认真真的看完了,这是继去年看完《甄嬛传》之后看到过最好的戏剧,也是这么多年以来,唯一没有任何快进从头看到尾的电视剧,对于我这样没有耐心的心人无疑是很难的,可是这部戏让我做到了,导演、编剧、演员无疑都是成功的。
这样一部国共合作时期下的谍战剧,钟汉良饰演孪生兄弟“初次”就是这部戏最先吸引我的地方,很难在一部戏里,看到同一个演员演绎的对手戏如戏之多,而且剪辑也不错,角色深刻富有张力,一个在时代里隐藏的阴谋,最终在他们的努力下在日光中曝露瓦解。整部戏每一个角色都演绎精彩,没有任何一个角色是让人讨厌,都是恰如其分的,戏剧的最后每一个角色以不同程度的悲剧落幕,印下深深浅浅的痕迹,让人无法忘怀。

       这是一部很有企图心的作品,直冲收视率而来。
    有原著小说打底子,又有原作者亲自捉刀精心完成剧本再创作;导演又是在圈里历练多年有见识有积淀之后首次担纲执导,憋足一口气势必要让这部处女作完成得漂亮;而剧中戏份最为吃重的主演钟汉良先生,挑战的又是一人分饰两角的戏码,对任何一个在“表演”上有追求的演员来说,这种戏可谓可遇不可求,真真正正是对演技的“大考”。
    在没有任何快进的情况下,我十分享受地看完了32集《一触即发》。看过后不得不说,编剧赢了,导演赢了,钟汉良赢了。
    作为文学作品的创作者,编剧张勇赢了自己。
    相对原著,改编后的剧本,砍掉了一些对剧情推动作用不算太大的枝枝蔓蔓,将整部剧置身于一个“细菌战与反细菌战谍战情报夺取”的大背景下,再以一个“雷霆计划”,将各方矛盾归拢于一炉,侦缉处、地下党组、共产国际、日本特务帮派组织等怀揣不同目的,各展其能,交织出一幕幕的戏剧高潮。在核心人物设置上,阿初这个在原著中原本背负“家仇”的人物,在电视剧里升格为“雷霆计划的知情者”,从而将阿初直接推进“国仇家恨”的漩涡;剧中对徐玉真杨羽桦这两个反派人物的性情进行了重新的设定,尤其杨羽桦,凸显了他身上懦弱与慈爱的一面,不仅使剧情更为合理,也更好地烘托了阿次的性情;而剧中的李沁红,则设置为对阿次怀有情愫,这种改编,无疑使得阿次的“潜伏”戏更加地好看。总言之,改编后的剧情,脉络更清晰,情节更紧凑,矛盾更突出,情感刻画更合理。
    作为靠作品争得市场发言权的导演,甘露同学赢了口碑。
    《一触即发》整体风格干净利落,戏剧张力层层递进,剧情节奏紧张有序,充分反映了导演的把控能力。剧情表现上,则紧紧抓住观众最爱的几项戏剧元素,既有谍战剧强烈的推理悬疑色彩,又兼顾枪战动作戏的视觉冲击,又有可媲美偶像剧的俊男靓女来演绎各种感情戏,更有双生兄弟戏内互换身份上演“戏中戏”的桥段,想不抓人眼球都难。剪辑上更是令人激赏,初次两兄弟的对手戏,剧中多不胜数,几乎所有镜头的过渡处理都极为自然;此外,集集剧情无不落脚于段落的高潮之上,令人追看时欲罢不能。有这样一部处女作撑场,相信甘导日后接剧要接到手软了。
    讲完编剧和导演,接下来再看看主演钟汉良赢在了哪里?钟汉良赢在会让更多人对他的表演实力重新评估。
    演员演绎的是别人的人生,据说最好的演员,在戏剧里可以做到能入能出,不会迷失自己。我不知其他优秀演员能不能做到此一点,但我深深相信,钟汉良已经可以做到。在《一触即发》当中,钟汉良要以同样的面目不同的性情特点去诠释一对孪生兄弟,况且这对兄弟还有无数的对手戏及戏内身份互换戏,他需要在同样的场景里,准确区分两个人物的不同特点,并做到短时间内在两个角色中不断“跳进跳出”,正如此前甘导所说,这不但是对体力更是对脑力的一种巨大挑战。
    从钟汉良呈现给观众的初次两兄弟来看,足以证明他堪当“能出能入”之演员类型。面对这两个外表一样但性情迥异的角色,钟汉良在分寸上的拿捏可谓精准无比。
    乍一看,阿初和阿次的分别似乎不大,都高大,都英俊,都聪明,都有情有义。实则两人大为不同。——钟汉良的阿初,是用来让人崇拜的;钟汉良的阿次,是用来让人疼爱的。
    阿初本是手无缚鸡力的留洋博士,先是寄人篱下以“家奴”身份成长,后迫于反抗仇敌迫害于乱世求生存,形成外柔而内刚的个性,用时下流行语来讲,腹黑。每当我们看到阿初出现,总觉他运筹帷幄成竹在胸,即便谈个恋爱也是攻势汹汹,因此看阿初的戏心中笃定;阿次本是身手了得的军人,富二代出身衣食无忧,因为信仰,令他选择了一条险艰异常的潜伏之路,看似风光的表象下却无法痛快享受亲情爱情友情,果决坚硬的外表下又藏有一颗柔软的心,这样的阿次格外令人心疼。偏偏他的危险又如影随形,性命随时堪忧,令观者时时要为他揪着心。
    初次两人的对手戏特别有趣,从一开始阿次审讯阿初,弟弟凌驾与哥哥之上,到阿初勒索阿次从此开始占了长兄的主动权,此后阿次以身试毒阿初抢救,阿次被内部审讯阿初造局化解,阿次撞车阿初输血,阿次遭遇内部甄别阿初李代桃僵,兄弟之情渐行渐深,哥哥成为弟弟名副其实的护身符,这些戏份实在看得人痛快!当然,阿初的恩情阿次最后也都还了回去,兄弟俩困在闸北银行地下室,酷酷的阿次让阿初念佛,爆炸时却以身相掩;最终在上海沦陷关头,阿初决意代替阿初至日本茶室赴死。在这些对手戏当中,各种精彩火花俯拾即是,比如兄弟互相威胁、打赌、身份互置、斗嘴,活生生就是迥异的两个人。
    当然,初次与各自妹子的对手戏也都带有各自鲜明的个性。阿初眉宇生动神色温柔神采飞扬,谈个恋爱也潇洒倜傥,十分养眼;阿次则面庞坚毅神情冷傲,军姿可以秒杀观众,他自知不能给妹子许一个未来,除了在侦缉处这个做戏场所跟妹子状态放松,其他时候一概将真情掩藏,因此他与荣华于舞厅难得“放轻松”翩然共舞一场戏格外让人怀恋,而在最孤独无依时于荣华怀中放声痛哭一场戏更是令人动容。
    最值得一提的还有结局。醒来看到阿次留言的阿初心如刀绞,他放弃了爱情决意为弟弟继续完成未竟的使命,见到归来的“阿次”俞晓江喜极而泣,然而在那带着陌生感的拥抱当中,聪敏的她终于流下绝望的伤心泪。这种很具文学色彩的结局处理手法很对我的胃口。
如果非要让我说点什么吐槽点的话,我只希望阿次的死不要表现在画面上,好让我留有一点遥远的念想。当然,做为女性看客,我希望这部剧血腥气的镜头可以再少一点,不要动辄就血光四溅;另外,有关初嫂的爱情桥段太过偶像剧,如果能再成熟些更好。
    但无论如何,这都是一部上乘的电视剧作。我要感谢《一触即发》的企图心,有企图心是对观众真正的尊重。祝《一触即发》收视长虹。

杨慕次,一个让我心疼的角色。他一直都是隐忍、深藏着自己情感与内心的,他在谎言里成长,缺失温暖。作为一个潜伏在国民党沪中警备司侦缉处的中共地下党,他沉着冷静,聪明。当他看到荣初(杨慕初)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真实站在自己眼前的时候,那一刻他是震惊的,有点慌乱的,他试图去寻找真相,可是所谓的“父亲”果决的告诉他,他的大哥早已经死了,加上父亲编造的那一段悲苦往事,他不忍心再去触碰。然而当杨慕初将真相血淋淋的公布在他眼前时,他不可置信,惶恐。走出到门外的时候,他不自觉的裹紧了身上的外衣,保住自己,那一刻内心的冰冷让他看起来如此脆弱,终究在面对养育了自己二十几年的养父面前,他还是善良的,不忍心下杀手的,最后甚至到处借钱给这个是自己仇人的养父买墓地安葬。
在他感到无家可归绝望的时候,他想到了荣华,他说你这让我感到家的温暖。整部戏,给予杨慕次和荣华之间戏份甚少,然而这样温婉发展不显示隐忍的爱,让他最后每每回忆都格外的痛。那一天,他倚在荣华的身上抓着她的手撕心痛哭,他说:你在我心里放一盏灯吧,好照亮我回家的路,她答:没想到,在最危险的时候,你反倒学会了浪漫。这一刻的画面成为了荣华死后常见的回忆,本着她们之前的戏份与爱意显露的戏份不多,这些显得格外珍贵。
当荣华开着车,含着泪将车义无反顾的撞上去的时候,他接受了荣华选择死亡的路,静静的凝望这个自己深爱的女子在自己面前以死亡方式决然离开,就这样满眼盈泪的望着对望,荣华曾对他说,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就当她已经死了,面对一个死人,要有杀伐的决断。看着重新整修好的荣华书店,他说,每当看到荣华书店的灯光,他就有家的感觉。愈晓江说,如果你想哭的时候,我可以安慰你,他低着头说,在你面前我哭不出来,这或许就是敬重和爱的不同吧,对于荣华,才是深刻爱,在给大哥杨慕初的信件里写到要将他的衣冠和荣华的合葬里表露无疑。
爱极了,他最后回到杨慕初的公馆,轻声说:大哥,我回来了,两个人相视一笑的温暖场景,可是他们在相认不久,就以死亡的方式别离,或许对于杨慕次来说,他可以和荣华在一起了。

杨慕初(荣初),他智慧、圆滑、适应各种角色和场合。他是荣公馆里的“少爷”,一个不一样的少爷,一个高级家奴,他跟着荣公馆真正的少爷荣升去了8年英国,以英国皇家医学院的博士的地位回国,在留学的医学研究中,不自觉陷入到了所谓的“雷霆计划”中,所以在回国第一天就开始遭遇了绑架事件。他在看到长得和自己一个一模杨慕次之后,他开始变得惶恐,害怕,或许他知道一切将变得不再平静,他其实只想在这个乱世中求生存,但是在杨慕莲死后,他离开了荣家,他发誓要报仇,要揭开所有的真相。他利用得到的遗产,迅速在上海滩闯出自己的一片天,一个响当当的上海滩人物。
面对仇恨,他的狠是让人毛孔悚然的,他掌控一切,不畏惧,不退缩。
面对爱,他的温暖极致的。面对杨慕次,他一次次努力救他,只因为他把他当兄弟,当亲人,他宽厚对待。面对和雅淑,他幽默风趣浪漫,在爱情里他有着灿烂温暖人心的笑容。
可是虽然和和雅淑是如此相爱,最终却并未可以相守,他只能站立在雨里静静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子离开而一动不动,因为阿次以他的身份死亡了,他是以阿次的新身份活下来的,继续着阿次未完成的使命,潜伏~~。
在这样的时代,她们在不断的隐藏潜伏中丢失最原始的自己,甚至付出生命,一切只是为了她们所相信的信仰。
和很多人一样的感受,那就是杨慕初是用来仰望的,杨慕次是用来心疼的。
一直觉得,钟汉良的军装扮相是最帅的,以至于在最初看到杨慕次的军装时,脑子里不断出现曾经的慕容四少的影子。

荣升,荣公馆的大少爷,给我的印象就是一个温润谦和的人。一个对荣初如兄般照顾和疼爱,如父般教导的人,所以荣初对他是极为敬重的。他时常对着油画中已亡的妻子静坐,8年的光阴,面对当年突然离世的妻子,他始终无法释怀,他是一个情深的人。他无法理解无法原谅妻子直到死亡都没有对他说些什么,直到8年后他将妻子的那幅画挂到画廊,方从买主那得知,妻子是一名中共地下党,而画的含义是:我以牺牲。
记得他在给荣华过生日的时候说,对着“老余”说要让荣华得到一生的幸福的时候,在荣华生病的打闹的时候,他至始至终是如此的深爱着这个妹妹,所以,当看到他在医院的停尸房里抱着荣华的尸体失控的痛哭时,我为了如此温暖的情谊所震动。
荣家,不像大多剧里那样是一个充满争斗的大家庭,相反的,荣家是一个和睦温暖的家,这让我感到很欣慰。

荣华,这个戏里我最钟爱的女角色,直到整个角色消失,我都会时常想起荣华的笑容,就像戏里的杨慕次一样,时常会回忆。
她是荣家的大小姐,勇敢独立,美丽聪慧,献身国家。对于这大爱的角色,竟发现不知该如何下笔描述。在战友牺牲时,她望着天空静默的流泪。在杨慕次身重细菌病毒危在旦夕之时,她惊慌的哭泣,或许从那一刻开始,她的爱意开始萌生的吧。她们在船上和跳舞的那两段戏份及对话是我最钟爱的,那一刻的阿次有风趣、有微笑,有爱意,她们暧昧的关系洋溢在彼此的笑意里。

李沁红,国民党中沪警备侦缉处中组长,果敢,脾气暴躁,没有多少人情味冷血的一个角色,记得第一集处里属下议论杨慕次的身世时,她听见后,直接一脚拽飞了那个属下,破口骂道:他妈的,做事不见你们那么积极,胡说八道你们倒行,滚蛋。那一刻觉得,这个女人真酷,戏里其实经常会听到她说:混蛋。所以处里下属对她都是畏惧的。她在面对杨慕次说处里规定不可以谈恋爱时,她狡黠一笑说,可是没有规定不可以调情,她说爱杨慕次,可是她并不是一个为爱不顾一切的人,她急功近利,贪功虚名,所以她可以一次又一次怀疑杨慕次,一次次对他进行甄别,所以本着她的刚强独立冷血及贪功,她最终走进了死亡的陷阱,直到死亡的那一刻,她睁大眼睛望着杨慕次倒下去的时候。眼里充满了不可思议,但却也是冰冷的。
愈晓江,不得不说,她是戏里让我最出乎意料的一个中共地下党,她是戏里潜伏最深最成功中共地下党,她得到了杜旅宁绝对的信任。她爱杨慕次,但是她从来没有说过,她只是默默的关心,一个杨慕次不知道战友。她拥有超凡的智慧,冷静以及洞察力,在最后一集里,她抱着那么一丝希望阿次真的平安回来了,她跑过去紧紧的抱着他欣喜的哭泣,但是那个人被她抱着的人,身体微微一颤,双手停了在半空,聪敏如她,她瞬间知道阿次再也回不来了,这一刻她的哭泣是悲痛的,抑制的,因为任务还没有结束,潜伏还需要继续。

和雅淑,我想说她是一个幸福的女子,因为她遇到了阿初,爱上了阿初。即便到最后她孑然一身离开,因为她拥有了阿初的爱与满满温暖的回忆。遇上阿初之前,她是阿次未婚妻,一颗被安放在阿次身边的棋子,所以她对阿次不是爱,只是习惯性的顺从和伪装。当她爱上阿初,她痛苦挣扎,阿初将她看得透透的,将掩埋的在她身上故事一一揭开,记忆深刻的是,戏里说,她是一个不存在的鬼魅。是的,她丢失了自己。可是阿初用爱将她唤醒,让她获得了重生了。

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官方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一触即发》----时代下交错的人生角色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