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做电影就完美做电影

2019-08-17 作者:影视影评   |   浏览(123)

看了一个知乎影评:

11月28日上午,人民日报客户端一篇《豆瓣、猫眼电影评分面临信用危机恶评伤害电影产业》的文章引发舆论热议,文章批评豆瓣、猫眼的打分系统,质疑国产电影《摆渡人》、《长城》、《铁道飞虎》等被恶意打低分。

人民日报公众号
看电影前去豆瓣看看评分,看完电影后到猫眼写写评价,如今已成为不少网络“新世代”的观影习惯。在开放的平台上与友邻交流感受、分享观点,不仅丰富了自己的观影体验,也解决了关于电影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无数人有弹有赞,给一星也给五星,就形成了电影评价的“大数据”。偏激的、赌气的、找茬的人,肯定都会有,但样本量足够大,也能照见整体性的观感、多数人的态度了。
也应该看到,开放的舆论场中,对电影的评价,确实有失序现象存在。在打分平台上,刷好评、刷恶评者,都有之;在自媒体中,也不乏博取眼球的恶意差评,甚至有“人身攻击”。有开放的市场和开放的舆论,就必然有各种意外情况带来的压力。对于这样的情况,需要合理引导、妥善解决。“洗澡水脏了,不能把盆里的孩子也倒掉”,这应该是共识。不过,话说回来,电影作品真的会被“一星”毁掉吗?电影生态真会被“差评”影响吗?却也是未必。
有人说,看电影就像吃饭一样,好不好吃一尝便知,不能别人说不好吃,你反而质疑别人的口味。说到底,一部电影的品质,也不是“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更不是“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试想,类似《大圣归来》《湄公河行动》这样的电影,如果不是拿高完成度的作品说话,怎么可能聚起这么多“自来水”,依靠市场和口碑完成逆袭?而换个角度看,多少靠“小鲜肉”、靠“五毛钱特效”、靠“炒作绯闻”博眼球的电影,即便买了一万个“五星好评”,最终也不过是沦为笑柄。与其跟网友较劲,真不如好好反思一下自己的态度,或者水平。
事实上,一些电影能逆袭,一些电影会折戟,本身就意味着观众越来越成熟,不会再轻易被烂片骗进电影院。中国电影市场,这几年来可谓“高歌猛进”,近三年的增长分别是27%、36%和创纪录的49%,电影业界甚至有“人傻、钱多、速来”的调侃。从某种程度上看,今年电影票房增速放缓,也未尝不是电影市场更健康的标志。毕竟,电影市场的成熟,前提是要有一批成熟的观众。电影票房很重要,但不可能也不需要搞成面子工程,每年都“大幅增长”——增不增长,增长多少,都应该是市场决定的。
承认观众有“用脚投票”的权利,也就要承认观众有“打星评级”的权利,这都是一种选择。正如很多人看到的,在一些网友、观众为电影评分的平台上,也有刷差评、或者刷好评的营销行为存在,但只要平台够大、够开放,就能容得下、乃至沉淀得下这些杂质。当然,平台也应该更好地完善评分机制,让不管是“一星差评”还是“五星好评”,让不管是“点映阶段”还是“公映阶段”,评星都能是网友意愿的真实反映,让网络平台的打分,成为“历史的、人民的、艺术的、美学的观点评判和鉴赏作品”时重要的参考。
中国电影,要有容得下“打一星”的肚量。“爱之深,责之切”,网友的评价虽然不一定就是“权威”,但也是观众心声的投射。说到底,真正拿出立得住、传得开、留得下的作品,可能是重要得多得多的问题。
——————————————————————————————————————————
人民日报海外版
自信的国度应该容下无数个豆瓣

比现在年轻十岁的时候,我曾被忽悠着注册了一个小众网站。那个年代,中国最火的网站几乎全部来自抄袭,只有这个骨骼清奇,在国外几乎找不到对标。它小巧精致,简单归置了书、影、音和一些兴趣小组,对于善于欣赏自己墙角魅影的青年来说,简直是一汪清泉。
即便如此,这个叫豆瓣的网站,也总让我心怀不满。每次改版,它都会更难用。新的浪潮交替袭来,它不曾跟上。即便移动互联网已经风靡多年,它现在的客户端,也比顺丰还难用。
直至今日,豆瓣的优势仍在于,十几年前完成了精妙的框架设计。这跟隔壁村的诗人自小天赋异禀没有什么分别,现状是一样的邋遢。
所以今天这事,我的第一反应是,村头这场架不寻常。不知为何,有个大嫂跳起来说,这个诗人一点都不纯洁,直接导致支书儿子高考落榜。诗人鼻涕下坠,双眼茫然,心里或许正想,什么是高考?

对于豆瓣电影评分,我跟读者诸君看到的那篇评论一样,心里满是不屑,只是某之不屑无关票房。我虽不才,也曾一度以IMDB为纲,把豆瓣网友置于鄙视链下游。谁料时光荏苒中,已几乎阅尽豆瓣评分Top 250榜单的全部电影。我得说,它们中的相当一部分,能撩动文明世界的琴弦。
由是观之,这个评分总体靠谱有序,毕竟小时代和后会无期从未进入250,同为80后畅销作者的张嘉佳,没有理由能出其右。
早期豆瓣影评,也比当下水准高出不少。专业用户和发烧友的评论,总被心存感激的用户顶到首页。那种看完影评后深受教育的感觉,今时今日不复再有。这一点,豆瓣创始人阿北曾间接解释过,早些年前去豆瓣打分者文艺比例高,到2015年底,变成每月大概有一亿人会用到豆瓣评分。这无论如何,都应被视作“大众视角”了。
是以,我能理解对豆瓣电影水准下降的批评,但不能就此说,豆瓣评分恶意刷一星。这种论断对专业性要求极高,一星数量多不能成为证据。正如不能因为多数网友未曾评分,判断说豆瓣恶意降低打分人数。
这世上也没有一个分数,可以准确反映电影水平。比如新闻行业,从有良知那天起就不断强调客观性,虽说全世界没有哪家媒体做到过,但这种事本就是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呀。
特地上豆瓣打开《摆渡人》页面,看到一个被点“有用”5200多次的短评——
“王家卫 梁朝伟 金城武 陈奕迅 鲍德熹 张叔平 出了一个负分烂片,这种冲击力豆瓣文青百年不遇。
资本投机无罪、剧本质量不高无罪、特效不好无罪、导演审美低下无罪、 选角奇烂无罪、制作周期爆短无罪,所以豆瓣有罪?”

几年前遇到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布雷耶,老头一上来即诉苦,法官难做啊亲。你看如果判某方败诉,人家律师会骂你昏庸。判其赢,律师会说是因自己巧舌如簧。我歪头想了会,觉得此中颇有深意。
如今看来,电影制作方似乎只愿以律师身份自持。今天之前,早就铺垫了持久的宣传骂战。不管拍出个什么玩意儿,都只许说好。敢说不好,你就是反对国产电影。敢打低分、出差评,那这个倒霉的网站就是引导观众拒绝观看国产电影。
这是常人无法理解的傲慢,我在这一年里却感到异常熟悉。有那么一些人已然习惯,无论冬夏,都裹上一层民族主义外衣。批评者因此无处落脚。以保护国产电影的名义保护几部具体的电影,我想不到比这更浅白的暗示。
而这些往保护伞下冲刺的电影人,怕是也早没了羞耻感。电影好坏已然不再重要,被打成筛子也要把票房带走。一年到头没见谁能到奥斯卡转转,却日夜在舆论的华山论剑。吾国吾民走向现代文明的路真是艰难,周末放松一下都能遇上鼠辈。

早些年,孔子他老人家有许多朴实的指标,判断为政者是否“仁”。
比如有那么一天他听说,郑国人喜欢游于乡校,以论执政。那个年代也有些不喜欢搞事情的官,向郑国卿公孙子产同志建议,废除乡校。怎奈子产同志大局意识强、意志也坚定,他的回答,几千年后依然光芒四射。
“何为?夫人朝夕退而游焉,以议执政之善否。其所善者,吾则行之;其所恶者,吾则改之。是吾师也,若之何毁之?我闻为忠善以损怨,不闻作威以防怨。岂不遽止?然犹防川也:大决所犯,伤人必多,吾不克救也;不如小决使道,不如吾闻而药之也。”
《左传》记载,孔子他老人家听完后感慨,“以是观之,人谓子产不仁,吾不信也。”
小子不才,愿在这新旧年交替之时续上一句,诺大一个自信的国度,应该容下无数个豆瓣。让人说句话,天塌不下来。
文/司徒格子

才发现主要问题绝不是出在人民日报和观察者网身上,你能相信前段时间还在骂马云赵薇资本控制舆论的观察者网突然倒戈吗?反正我不信。

今日晚上,微信公众号人民日报评论发表评论文章,称中国电影,要有容得下“打一星”的肚量。网友的评价虽然不一定就是“权威”,但也是观众心声的投射。说到底,真正拿出立得住、传得开、留得下的作品,可能是重要得多得多的问题。

主要问题是马云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喜欢砸钱去解决舆论问题,砸钱去把不利的部分消灭掉,制造一团和气的假象,甚至有很多这类性格的男子会说出“我要言论自由,凡是反对我的都闭嘴”,很多事情依靠钱只会有反作用,比如这部片子就导致普通群众人人像得了被害妄想症,拼命站在这片子的对立面。刚刚我就看到自己那些平日里根本不看电影的粉丝们,都情绪激动的集体跑去给1星,都说是因为人民日报给的,其实到底是为谁而给的这1星,大家心里有数。

有网友在文章下方留言,称:“人民日报不是这个论调”,作者回复:“以此为准。”

当马云这种平日里不怎么爱国的人突然说要振兴国内电影业的时候,每个群众也不可能就那么容易给予信任。还有一点,人民日报明显误会的点在于豆瓣删了200多个五星,抱歉,即便不删除200多个五星,在四五万人给予三星二星一星的情况下,这电影的总分也根本无法超过5分,这纯属是对豆瓣管理者的恶意曲解。如果豆瓣因此而关门大吉,或者豆瓣电影因此而改版成睁着眼说瞎话,人民们会去各个官方部门投诉的,至少我这个人民会去。

图片 1

虽说我不怎么喜欢马云,但还是给予一些忠告吧:

看电影前去豆瓣看看评分,看完电影后到猫眼写写评价,如今已成为不少网络“新世代”的观影习惯。在开放的平台上与友邻交流感受、分享观点,不仅丰富了自己的观影体验,也解决了关于电影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无数人有弹有赞,给一星也给五星,就形成了电影评价的“大数据”。偏激的、赌气的、找茬的人,肯定都会有,但样本量足够大,也能照见整体性的观感、多数人的态度了。

演电影的人就好好去练演技,依靠出位、夸张和单一表情训练是不行的,细节和连贯性复杂性缺一不可。

也应该看到,开放的舆论场中,对电影的评价,确实有失序现象存在。在打分平台上,刷好评、刷恶评者,都有之;在自媒体中,也不乏博取眼球的恶意差评,甚至有“人身攻击”。有开放的市场和开放的舆论,就必然有各种意外情况带来的压力。对于这样的情况,需要合理引导、妥善解决。“洗澡水脏了,不能把盆里的孩子也倒掉”,这应该是共识。不过,话说回来,电影作品真的会被“一星”毁掉吗?电影生态真会被“差评”影响吗?却也是未必。

写剧本的人就好好去写剧本,依靠大篇幅的心灵鸡汤绝对不行,最少要给观众理清楚具体情节。

有人说,看电影就像吃饭一样,好不好吃一尝便知,不能别人说不好吃,你反而质疑别人的口味。说到底,一部电影的品质,也不是“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更不是“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试想,类似《大圣归来》《湄公河行动》这样的电影,如果不是拿高完成度的作品说话,怎么可能聚起这么多“自来水”,依靠市场和口碑完成逆袭?而换个角度看,多少靠“小鲜肉”、靠“五毛钱特效”、靠“炒作绯闻”博眼球的电影,即便买了一万个“五星好评”,最终也不过是沦为笑柄。与其跟网友较劲,真不如好好反思一下自己的态度,或者水平。

拍电影的人就好好去拍电影,依靠单纯小姑娘小伙子和文艺人士来拉票房肯定会滑铁卢,还是要考虑大众,最起码拍摄场景时不能跟拍纪录片流水账似的。

事实上,一些电影能逆袭,一些电影会折戟,本身就意味着观众越来越成熟,不会再轻易被烂片骗进电影院。中国电影市场,这几年来可谓“高歌猛进”,近三年的增长分别是27%、36%和创纪录的49%,电影业界甚至有“人傻、钱多、速来”的调侃。从某种程度上看,今年电影票房增速放缓,也未尝不是电影市场更健康的标志。毕竟,电影市场的成熟,前提是要有一批成熟的观众。电影票房很重要,但不可能也不需要搞成面子工程,每年都“大幅增长”——增不增长,增长多少,都应该是市场决定的。

我打分那天看到1小时14分关掉过一次,中间玩了起码俩小时游戏,玩到突破了游戏最高分,才又有心情看下去,你觉得你这样不靠电影光靠舆论营销能成功吗?

承认观众有“用脚投票”的权利,也就要承认观众有“打星评级”的权利,这都是一种选择。正如很多人看到的,在一些网友、观众为电影评分的平台上,也有刷差评、或者刷好评的营销行为存在,但只要平台够大、够开放,就能容得下、乃至沉淀得下这些杂质。当然,平台也应该更好地完善评分机制,让不管是“一星差评”还是“五星好评”,让不管是“点映阶段”还是“公映阶段”,评星都能是网友意愿的真实反映,让网络平台的打分,成为“历史的、人民的、艺术的、美学的观点评判和鉴赏作品”时重要的参考。

图片 2

中国电影,要有容得下“打一星”的肚量。“爱之深,责之切”,网友的评价虽然不一定就是“权威”,但也是观众心声的投射。说到底,真正拿出立得住、传得开、留得下的作品,可能是重要得多得多的问题。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心之灵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官方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你做电影就完美做电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