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娱乐app《亲爱的》影评

2019-08-15 作者:影视影评   |   浏览(200)

首先是编剧好。有人会说,这是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有基础,应该不难。其实这是比原创更难的事情,真实故事对编剧是把双刃剑,你可以说是基础,但另一方面也是限制。

《亲爱的》是香港导演陈可辛在大陆执导的最新作品,被电影界认为是他电影生涯中的至高颠覆,就连他自己都说:“它肯定要比《甜蜜蜜》高出很多。”的确,影片自从2014年9月25日上映以来,这部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公映场次、票房、口碑都获得了观众的一致好评,再次证明了陈可辛导演的执导魅力。
《亲爱的》就是这样一部电影,就像黄渤说的,“这个电影有一只手,是深深地伸到你的胸膛里,会触碰到你的心灵。”影片中田文军(黄渤 饰)和鲁晓娟(郝蕾 饰)曾是一对夫妻,然而,他们却选择了离婚。如今,联系着两人的唯一枢纽,就是可爱的儿子田鹏。某一天,儿子田鹏于一次外出玩耍时被一个深圳的打工者拐走,绝望和崩溃之中,田文军与鲁晓娟踏上了漫漫寻子之路,并在途中结识了许多和他们一样无助的父亲和母亲们,发生了一系列震撼人心的故事。
一部好的触动心灵的电影离不开好演员的倾情演绎,赵薇、黄渤、郝蕾、张译、佟大为等有实力、口碑好的演员都为电影增色不少。作为国庆黄金档的电影,黄渤可以说是挑起了大梁,同时期有三部他主演的电影,分别是《心花路放》、《痞子英雄》以及《亲爱的》,不同的角色都被黄渤演绎的恰到好处。尤其是在《亲爱的》这部影片中,黄渤的表演非常准确,他把一个失去儿子的父亲那种痛苦纠结表现的十分到位,丝毫不会想到那个滑稽搞笑的黄渤。黄渤真正做到了像他自己所说的,“我对自己的每一部电影都特别用心和上心,希望每一次的票房和口碑也能让我特别放心和开心。”赵薇的表演是神来之笔,仅从赵薇的表演经历来看,《亲爱的》确实是比较出色的,包括她在形象上做出的牺牲,起码很努力。赵薇不是没演过苦情戏,但是这次却苦到涩,这份涩就是质感。看完电影,你会觉得情绪被她时时刻刻牵引着,她不是向你求助,只是茫茫然走在别人身后,就像土地一样,吸收了所有的惩罚和怨恨。你相信她,又觉得相信得还不够;你想要理解她,可理解还差得远。就像电影中田文军对赵薇饰演的李红琴所说的那样,“我顶多做到不恨你”,但也无法相信她,因为她是人贩子的老婆,却无法忽视她的无辜和无助,因为她也是一个普通的母亲,何尝不是受害者呢?另外,包括张译饰演的韩德忠,身为寻子组织的发起者,内心交织着复杂的情绪。郝蕾饰演的田文军的前妻鲁晓娟,她将失去孩子之后一个普通母亲绝望的情绪发挥到淋漓尽致。可以说,陈可辛导演把一部该有的电影用了该有的分寸来拍,给观众呈现了一部现实主义色彩浓厚的打拐题材电影,电影中的每个人物都不是单线条的平面思维,而是具有深度立体的个性和情感,包括佟大为饰演的高夏在内,都构成了一幅栩栩如生的小人物众生像。
没有谁是真正的强者,也没有绝对的邪恶和正义,伤人者亦伤自己,救人者要先自救,旁观者无法静默。面对孩子、亲情,这个共通的致命伤,影片用力的揭开表皮,露出一个悲伤而又深邃,没有答案的伤口。陈可辛导演实际上了给观众展现了一个伦理困境,又把这种伦理困境以偏概全的放大,转嫁给观众去消化。
《亲爱的》前半部分主打悲情,后半部分更多是悲悯,片尾字幕的段落更是画龙点睛,将故事提升到一个新高度,增加了电影的现实主义特色。而后半部分佟大为扮演的律师高夏让人十分敬佩,他展现了现实生活中人性的复杂。高夏本是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小小助理,整天跟在那些衣冠楚楚的大律师屁股后面,帮他们善后,甚至不惜欺瞒哄骗当事人,但是最终荣耀、利益却永远不会眷顾他。像高夏这种公司小人物,遇事替上司背黑锅,没事只能在办公室吃泡面的人在现实生活中大有人在。他们可能做的是自己不怎么喜欢的工作,有时候甚至耍点小聪明小手段来换取养家糊口的薪水,但这些人并非十恶不赦,他们心怀正义,或许身不由己,或许听天由命,所以才委曲求全。而一旦需要选择,他们往往能快速转变自己,选择帮助他人。
《亲爱的》故事的后半部分,赵薇扮演的李红琴因妨碍公务罪被拘留半年出来之后,她踏上了去深圳的火车。她知道了孩子被拐卖的真相,却依然渴望见到孩子。这时候,她求助于佟大为扮演的律师高夏,希望能争回对女儿的收养权。一开始高夏对来自农村的李红琴敷衍了事,觉得金钱比什么都重要,完全就是一个市侩色彩极其浓厚的小人物。然而他亲眼见到李红琴被围攻时,却被那份无助触动,他内心深藏的善良与正义感重新迸发,决定无偿援助李红琴,帮她争取女儿的收养权。而且,高夏对自己的身患严重精神疾病的母亲的细心照顾也展示着这个角色真正的内心。佟大为饰演的律师虽然戏份不多,却是导演陈可辛用较多细节来展示其性格的的一位。佟大为用自己演技诠释出了角色的多面性:一面是外表的市侩和冷漠,另一面却是内心的善良和坚持。而且这两者之间的转变都在他的演绎之下变得非常自然,更是体现了他对于角色的内心深处的准确把握。
佟大为饰演的高夏可以说影片中唯一一位可以置身事外的人,作为一名小小的律师助理,他既没有丢孩子,也没有拐卖孩子,他以一个旁观者的态度去接手涉拐案件,去感受事件,感受他人,他的态度基本等同于观众。影片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戏份之一就是佟大为在街头保护被失踪儿童父母群殴的李红琴的场景。这个在突发的事件下显露出来的本能动作典型的体现了这个角色的内心。佟大为对这个角色用自己的方式阐述了人性的复杂性,更向观众表明了人性中善良的那难能可贵的一面。 佟大为扮演的高夏------这个小人物承载了电影的一个大主旨,“学会站在对方的角度思考问题”,在所有的角色中,只有他的行为不是出于自私的目的,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帮助他人,所以法官才会对他说出那句“你怎么什么案子都接”。
    令人无法忘却。去年陈可辛导演的《中国合伙人》中,佟大为还只是低调平稳地演绎一个“活得最明白的人”----王阳,相对于霸道的成东青(黄晓明饰)与孟晓骏(邓超饰),创业三人组中的王阳也是偏向于旁观者或中间人的角色,没有太多激情澎湃的表演,却能给人一种无法淡忘的深刻印象,这可能是陈可辛看出佟大为比较细腻的演绎特质,能够于无声处听惊雷,举重若轻地发出巨大能量。而这次在《亲爱的》里面,面对工作的压力,面对家庭的负担,面对现实与内心的天人交战,佟大为都演绎得十分漂亮。
在这个电影商业化的时代,《亲爱的》这部影片,在煽情背后,在一众明星精彩表演的背后,本身可能存在很多缺憾,但还是能带给观众很多现实的思考,这也是这部电影最大的价值所在。《亲爱的》可以说是一部在真情和商业之间找到最大公约数的佳片。我们或许都没法真正如黄渤饰演的角色那样,去体会一个失去孩子的父亲有多么心酸和痛苦,但我们都可以如佟大为的饰演的小律师那样,去做对的事,去做应该做的事。这也是佟大为精心演绎的多情旁观者带给我们的最大启发。

  这5个家庭的故事,都是由“拐卖儿童”而起。但这部电影弱化了“拐卖儿童”这一行为的罪恶---人贩子死了。导演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表现因丢失孩子而引发的情感纠葛上。片中每一个主要演员都是立体的,导演给张译和佟大为饰演的两个角色的设计我觉得尤其体现这一点。他俩并不是主演,但都是推动故事发展的角色。电影里都表现了他们的复杂和心路变化。

编剧和演员都说了,自然不能落下导演。其实我本人没怎么看过陈可辛的电影,有的电影甚至没看完。不过,我一直对陈可辛认可的是对电影产业或者电影工业的认识,这让他有更多对电影市场的考量和把握,虽然有些影片如《武侠》遭到惨败等等,但这并不影响他对电影拍摄的把握能力。

 

   影片里主要牵涉了5个家庭:田文君失子(黄渤饰),他的前妻鲁晓娟(郝蕾饰)和丈夫也因为孩子丢失关系紧张;韩德忠(张译饰)和他的爱人是“天涯寻子会”的发起人,这个组织把很多失去孩子的父母组织在一起,彼此鼓励共同寻找。韩德忠为了这件事尽心尽力。远在安徽农村的李红琴(赵薇饰),其丈夫把田文君的儿子拐来,还捡来一个女婴让她抚养。不久后去世。田文君找到儿子后,李红琴的养女也被政府收养于福利院。她一个人赶来深圳希望能要回女儿。为此,她请了一位律师高夏(佟大为饰)和福利院打官司,证明她的养女是弃婴,她符合收养她的条件。

『另一层面的故事谁来拍?』

  张译饰演的韩德忠是个富商,找儿子找了6年,他在寻子会上说“我们失去的孩子是不可替代的,要永远找下去,坚决不生下一个。”但,当他和田文君一起找到田的儿子后,他也动摇了,觉得自己付出了这么多心力物力,却没有找到。之后他选择了再生一个。离开酒席的他靠在墙角里哭。

悲情片或者说催泪片也不是只有一种表现形式,大体上来说,一种是主角不怎么哭的,一个是主角哭得哗哗的,此片应该属于后者。无论黄渤扮演的田文军、郝蕾扮演的鲁晓娟、赵薇扮演的李红琴,还是张译扮演的“土豪”形象,都在大银幕上展现了极其痛苦的痛哭表情。赵薇在派出所的戏,更是让陈可辛赞赏为如同在看新闻纪实片一样真实。

  这里赞一下张译的表演,韩德忠靠在墙边哭的那场戏,我第三次看电影时才注意到他演得用心。他边抽泣边把身体靠着墙下移的时候还用眼神看看四周有没有人注意他。因为韩德忠是一个富商,这个人物在平时应该是受人瞩目的形象。张译的这个眼神体现了他在处理人物的用心。

太阳娱乐app,在电影《亲爱的》里,我看到了一些细节的处理,一些适当的远景与影片节奏的契合。节奏很重要,因为赵薇和佟大为扮演的角色不是一上来就出现的。被拐儿童找到后出现的问题,由李红琴这个角色带出,怎么把握好戏份、场次的节奏,是考验的导演能力的,当然这里也由编剧的功劳。

澳门太阳娱乐官方网站,   再加上电影里田文君的房东,农民工唐青山,警察刘队长,代表政府的福利院院长和因案件过多而疲惫不堪的法官。这些人物,构成了一副当下中国社会的群像。而且每一个人都有他的立场和难处。韩德忠去办生育证和李红琴去福利院要孩子两处戏,站在各方的角度看都有道理,但你又同情韩德忠和李红琴不能拥有孩子。那问题出在哪里呢?

影片里佟大为扮演的律师应该是原创性质最多的一个角色,而且塑造的比较成功。这个人物身上的转变,因为角色的职业关系,会让人想起韩国电影《辩护人》里宋康昊扮演的律师形象。但凡了解一点编剧知识的人,都知道在塑造人物时,人物角色完成转变是多么重要。佟大为扮演的律师形象就是这样。他从一个唯利是图,甚至吊儿郎当的人,变成一个帮助落难农村妇女讨要抚养权的斗士,这中间的构建,特别是如何转变的同时,还让人物形象更丰富而不是显得虚假,可见编剧的功力。

   而佟大为饰演的律师,则是一个在事业上有点投机取巧,爱财的小人物。他缺点明显,但在家里又是一个孝顺的儿子。他一开始想榨取李红琴的钱财后来转为帮助她打官司。这个人物的设计是丰富的。但我觉得不足之处是高夏的转变的戏可以在多一些,电影里他看到李红琴被打,因为暂住证被抓后就转变了,多少有点仓促。

的确,在这部影片里,演员的表演都是可以打高分的,特别是赵薇和黄渤,已经用他们的表现说明,他们是中国当红明星里塑造人物最强的演员。这不是因为他们沾了哭戏的光,光会哭不能成为大演员,是因为他们在表演喜剧或者说欢乐形象深入人心后,还能对苦情的角色把握得这么精准。

这部电影我去电影院看了3遍。因为我想体验一下三刷一部电影的观感变化,看看他到底好在哪里,不好在哪里。此外,也因为正好是国庆假期,邀朋友,家人一起去看电影也是一个不错的聚会选择。

而另一方面,除了构建故事和塑造人物之外,一个全面的编剧高手,应该是也体现在对白上。对于亲情这个题材,写过电视剧的编剧并不陌生,所以一上来,黄渤和郝蕾扮演的离婚夫妻之间的对话就很接地气,加之黄渤对角色的把握能力,使得人物很生动地体现出来。

    对比类似题材的日本电影《如父如子》,就觉得导演可能是想达到情感最大的拉扯才把这几个家庭都放在一起。导演想要的可能有点多。电影的前后两个部分完全可以拆成两个电影,节奏就不会像现在这么赶。

我不喜欢用几星来给电影打分。可是溢美之词说多了,又显得不真诚。于是我把伏笔埋在了标题里。

   在剧本,角色,背景,台词等等方面,他都做到了出色。我觉得他是一个电影匠人,但还不是大师。他有他的取舍和投机。这部戏初看我被故事和剧情的稀缺和贴近当下现实打动,但再看就会注意到他设计的煽情和电影节奏的着急。

从电影的题材来说,我更希望看到这个层面的故事。

   问题出在哪里,观众自己会有答案。这部电影做到的就是把这个故事讲好,并且讲的很接地气。除了对于人物设计的用心之外,电影开始时出现的城中村满布的电线,丢失的红绳,游走的黑猫,还有飘远的红气球。还有台词部分里,“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和“别给孩子吃桃,他会过敏。”等等细节,都增加了电影的完整度,陈可辛导演没有干巴巴的讲一个煽情的故事。

『节奏与视角』

  而具体到电影本身,我觉得它好在剧本很扎实,同时导演的镜头语言和台词设计有很多花心思的地方。

中国不缺乏现实题材的故事,但很尴尬的是,在这个总打着现实题材大牌的电影国度,又很难看到一步高层次的现实题材电影。面对这种情况,陈可辛并没有做得更多。因为父母对儿女的关爱,这个层面的故事,我们不需要再去过多宣扬。而就像影片里强调的那样,要站在对方的问题想事情。比如当儿女长大后,他们的价值观,特别是一些脱离主流价值观的孩子们,他们与传统父母之间的矛盾,以及他们内心的痛苦与绝望,绝不小于父母们的失子之痛。

    田文君---城中村电话超市老板---个体户
    鲁晓娟---公司职员,有车---中等阶层
    李红琴---务农----农民
    韩德忠---富商---上层阶级
    高夏---小律师---白领

『每个角色脸上的痛苦』

   因此,在看《亲爱的》时,我没有对导演有太多期待,只是冲着黄渤,郝蕾,张译,赵薇这几个演员和题材去的。电影是关于拐卖儿童引发的几个家庭情感纠葛的故事。一部很当下,很中国的电影。国内的电影市场上缺少这样的题材和类型。这也是我力荐朋友去观看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

『一个人物的转变』

   除了人物立体,仔细一想,导演在人物的背景设计上也花了心思:

    但,这部电影仍然是一部值得你走进电影院观看的电影。同时,对于拐卖儿童这类犯罪行为,电影只拍了它带来的一种后果,在这片土地上,还有更残酷,更黑暗的现实每天都在发生。

  陈可辛导演的上一部作品《中国合伙人》,让我对他大为失望,把能说的脏话都用来评价这部电影了。因为电影中宣扬的价值观是畸形的,它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一些爱慕虚荣,企图获得名利而颐指气使他人的人高潮。尽管有人评论说这部电影的电影语言是工整的。但单就其核心价值这一点,也已经是负分。

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官方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太阳娱乐app《亲爱的》影评

关键词: